随机文章
热门推荐

四项主要污染物均大幅下降(热点解读)

发布时间:2015-09-10 09:49:31
四项主要污染物均大幅下降(热点解读)

  蔡华伟制图

  9月6日,环保部通报了今年上半年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主要污染物排放量数据公报,全国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均有较大幅度下降。

  治污设施投资与运行,力促减排数据趋优

  根据有关规定,环保部组织对今年上半年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情况进行了核查核算。今年上半年,全国化学需氧量排放总量1138.3万吨,同比下降2.90%;氨氮排放总量118.6万吨,同比下降3.18%;二氧化硫排放总量989.1万吨,同比下降4.63%;氮氧化物排放总量1002.8万吨,同比下降8.80%,四项污染物均有较大幅度下降。

  这样的减排成就,得益于治污设施的投资与运行。

  据环保部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司司长刘炳江介绍,水环境质量方面,今年上半年,全国新增城镇(含建制镇、工业园区)污水日处理能力350万吨,污水日处理能力累计达1.75亿吨;270个造纸、印染等重点项目实施废水深度治理及回用工程;3670个畜禽规模养殖场完善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利用设施。

  在大气污染治理方面,今年上半年新增火电脱硝机组5980万千瓦,脱硝装机容量累计达7.5亿千瓦,占火电总装机容量87%;脱硫机组占全国煤电总装机容量96%;已脱硫烧结机面积占烧结机总面积88%;脱硝水泥熟料产能占全国新型干法总产能88%;脱硝平板玻璃产能占全国总产能43%。同时,各地煤改气工程新增用气量7.5亿立方米,替代燃煤170万吨。

  京津成为大气主要污染物削减最为明显的地区

  在今年上半年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主要污染物排放量榜单上,备受关注的京津成为大气主要污染物削减最为明显的地区,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别下降17.45%和9.24%,氮氧化物排放量分别下降10.73%和15.72%。水环境方面,北京、上海、山西、吉林、湖北、广东等省份减排效果明显,北京氨氮排放量同比下降10.87%,上海化学需氧量减排7.11%。

  从排放总量看,水环境方面,山东以89.09万吨位列化学需氧量排放榜首,广东、黑龙江以81.25万吨、67.79万吨紧随其后;氨氮排放量最多的是广东、山东和湖南。大气污染物方面,山东、内蒙古、山西位列二氧化硫排放总量前三,分别为83.65万吨、66.55万吨和61.65万吨;山东、河北、河南氮氧化物排放量最多,分别为76.86万吨、73.17万吨和66.76万吨。

  排放总量从一个方面也反映了地区的环境质量水平。京津冀及华北地区是目前全国空气质量最差的区域,而从统计数据可以看出,大气污染物排放最多的省份均位于华北及其周边。

  排污总量背后折射产业结构调整步伐

  从统计数据中不难看出,山东各项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几乎均居前列。虽然山东经济总量在全国排名靠前,但对比江苏、浙江、广东等同样经济发达的省份,山东的排放强度遥遥领先,为什么?

  “排污总量与多方面因素有关,比如自然条件、资源禀赋等,也与一个地方的产业结构有直接关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说,一般来讲,工业的污染排放强度要明显高于农业和服务业,山东工业发达,工业在产业结构中的占比较高,而且多为重化工业,因此,山东的排放强度比较大。此外,相对于江浙等沿海地区,山东是资源大省,排污总量居高不下也有这方面因素的影响。

  “浙江、江苏等沿海地区,自然禀赋条件相对较差,更早地感受到了环境资源压力,产业结构调整早,如今工业结构不断转优,排污总量也就跟着下来了。而山东产业结构虽也在调整,但船大调头并不容易,目前步伐还比较慢,这也是其在对比中落后的原因。”李佐军说,广东经济体量大,加工制造业发达,在污染排放方面依然存在压力,这也是其上榜的原因。

  排放总量大的问题如何破解?

  李佐军表示,首先,要高度重视这一问题,凝聚共识。最近几年,一些地方的环保工作力度大,取得了一些成效,这容易掩盖排放强度依然大的现实。在这样的背景下,更需要对存在的问题保持清醒的认识。其次,要严格执行法律及环保标准,并根据当地情况制定更严格的排放标准,排污总量下降速度才会进一步加快。法律和政策有个落地的过程,如果能下大力气将其变成有效果的行动,并根据地区特点制定有针对性的策略,排放总量一定能不断下降。

  “虽然目前污染排放量依然巨大,但我们并不悲观。因为山东等污染排放量大的省份已经进入到工业化的中后期阶段,只要加大产业转型升级的力度,预计‘十三五’时期,就很可能迎来污染排放的重要转折期。”李佐军说。


  自愿支付小费合法化获导游认可

  日前,国家旅游局联手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华全国总工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导游劳动权益保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探索建立基于游客自愿支付的对导游优质服务的奖励机制”。但2013年颁布实施的我国第一部《旅游法》规定,导游不得向游客索取小费。出游中要不要给导游小费?怎么给小费?不少消费者有些“糊涂”。

  “《旅游法》规定导游不得向游客索取小费,但没有禁止游客自愿支付小费。”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说,《意见》中的这种“奖励”,是游客自愿向导游支付的,严格意义上说是对优质服务的一种赞赏和肯定。

  戴斌认为,《意见》让导游的薪资构成增加了一种可能性,既体现了有关部门对导游待遇问题的重视,对解决目前国内旅游市场的诸多乱象也能起到正面推动作用。

  近两年,旅游行业竞争愈发激烈,导游面临待遇不稳定、保障差等问题,特别是一些旅行社推出“零负团费”行程使问题雪上加霜。“低价团也需要成本,团费中优惠的部分不少以降低收入的方式转嫁到了导游身上。一些导游为了增加收入,不得不依靠购物提成,有些演变成强制购物。”深圳一家旅游公司专线主管冯伟说。

  游客自愿支付小费合法化得到导游的认可。在云南一家知名旅行社从事导游工作的潘莉莉说,很多导游没有基本工资和五险一金,收入主要靠导游服务费和一些购物点的提成,如果能有游客主动给小费,会觉得工作得到了认可,也能提高收入。

  消费者担心“自愿”变相成“强制”

  不过,不少消费者并不希望在国内实行小费制度,主要原因是担心自己被迫为这一制度“埋单”。

  广州某高校老师陈晨是一位旅游爱好者,每年寒暑假都会出去旅游。“我从来没给过导游小费,因为我认为,报团的时候交了团费,导游履行合同提供服务是应该的。”陈晨担心,将来游客自愿支付小费合法化了,如果同一个旅行团中有人给了小费,有人没给,导游对待游客的态度就会有差别。届时为了享受同等质量的服务,所谓的“自愿”支付小费可能会变成“强制”了。

  “是否支付小费的决定权,一定要掌握在消费者手中。”戴斌说,小费虽然能够有效促进导游服务质量,但应避免直接或变相强制收小费,否则这种“鼓励”就变了味。

  解决导游待遇问题需多管齐下

  业内人士指出,除了探索小费合法化外,解决导游待遇问题还需多管齐下。导游是旅行社的生产要素,也是旅游市场中的重要一环,要想改善旅游市场的服务质量,必须解决好导游的待遇问题。

  《意见》要求旅行社理顺与导游的关系,不仅明确了与全职导游签订的合同内容,还表明旅行社与兼职导游也可签订劳务协议,明确权利、义务、按时足额支付导游费用。

  戴斌认为,在保障导游权益方面,以前出台的一些政策责任主体不够清晰,导致执行过程中难以到位。今后,在保障导游权益方面应明确职权,不仅是旅游局、旅行社,各级劳动执法部门也应有所作为。同时,各地导游应积极组建导游协会,通过导游协会与旅行社有效沟通,更好地保障自身合法权益。


  本报北京9月6日电 (记者姜洁)近日,中央纪委转发《中共河南省委关于新乡市委原书记李庆贵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新乡市纪委落实监督责任不到位问题的通报》并指出,要强化责任追究,层层传导压力,使问责成为常态,推动全面从严治党落到实处。

  通报指出,这次查处的问题,是一起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不到位而受到责任追究的典型案例。李庆贵同志作为新乡市党风廉政建设第一责任人,对主体责任认识模糊、工作领导不力、责任落实不到位,对班子成员疏于教育、管理和监督,用人严重失察失误,面对不正之风和腐败行为不坚持原则、不敢斗争,对连续发生的3名厅级领导干部严重违纪违法案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新乡市纪委对同级领导班子成员的问题,该发现没有及时发现,发现了也没有及时采取措施,监督严重失责失职。李庆贵同志和新乡市纪委对全面从严治党认识跟不上、工作不落实,不敢担当、不敢负责,受到严肃问责,教训极为深刻。

  通报强调,权力就是责任,责任就要担当。各级党组织要深入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深入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深刻认识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意义,把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作为应尽之责、分内之事,敢于担当。党委书记作为第一责任人,要领好班子、带好队伍,切实把管党治党的责任体现在日常管理监督中,发现苗头及时提醒,触犯纪律及时处理,让红红脸、出出汗,咬耳朵、扯袖子成为常态。纪委是党内监督的专门机关,要敢于监督、敢于问责,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用纪律衡量党员干部的行为,抓早抓小、动辄则咎,决不能养痈遗患、放任自流。

  通报指出,责任追究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利器。没有问责,压力就传导不下去。要认真贯彻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的部署,把深化问责作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重要内容和具体抓手,层层传导压力,级级落实责任,实现问责常态化。对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组织纪律,“四风”问题突出、发生顶风违纪问题,出现区域性、系统性腐败案件的地方、部门和单位,要坚决问责,坚持“一案双查”,综合运用约谈诫勉、通报批评、组织处理、纪律处分等方式,既追究主体责任,又追究监督责任,越往后越严、处理越重,释放有责必问、问责必严的强烈信号。

  据悉,2014年4月至2015年1月,河南省纪委立案查处了新乡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常务副市长贾全明,新乡市委原常委、市委政法委原书记、市公安局原局长孟钢,新乡市政府原副市长崔学勇等3名厅级领导干部。这3起案件涉案金额特别巨大,社会影响特别恶劣,且违纪违法行为主要发生在李庆贵同志担任新乡市委书记期间。河南省委研究决定,给予李庆贵同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去其领导职务;对新乡市纪委通报批评,并责令其作出检查,市纪委原书记王炳奇同志已被免去职务,决定对其诫勉谈话并责令其作出深刻检查,另行安排工作。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1.76天下毁灭版本

上一篇:北京密云10校体育老师重回课堂 学习“教足球”
下一篇:调休不要偏离节日的“本位价值”
板栗  武汉网站建设  SEO  武汉网站建设  武汉做网站  武汉网站制作  武汉网站制作公司  宜昌网站建设  武汉SEO  小程序开发  武汉网站建设公司 
本站所有原创信息,未经许可请勿任意转载或复制使用
COPYRIGHT © 2015 浑源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