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文章
热门推荐

那个“不小心”推倒柏林墙的东德官员去世了

发布时间:2015-12-02 10:17:14
那个“不小心”推倒柏林墙的东德官员去世了

  当地时间11月1日,君特?沙博夫斯基(Günter Schabowski)的妻子向德新社确认,他在柏林一家养老院安然去世,享年86岁。

东德政治局委员君特?沙博夫斯基,因为他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的失误,导致柏林墙倒塌,加速东德倒台 图片来自《卫报》网站
东德政治局委员君特?沙博夫斯基,因为他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的失误,导致柏林墙倒塌,加速东德倒台 图片来自《卫报》网站


  1989年11月9日之前,沙博夫斯基籍籍无名。他是东德执政党“德国统一社会党”的普通官员,是这架庞大机器上的一枚螺丝钉。

  但这天之后,他的一个“错误”产生蝴蝶效应,直接推翻了柏林墙,加速了民主德国的倒台,促进了两德统一。

  这一切,都要从那天的一个新闻发布会说起。

  一个措手不及的提问

  1989年11月9日下午6点,乌泱泱的东柏林人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各自的家中。在伯恩霍莫大街边境哨所(东西德人群来往的主要哨所)执行看守任务的哈拉德?雅格尔中校,正要去餐厅吃晚餐。

  餐厅里的电视机正在直播一场记者招待会,荧屏里的东德官僚们正在就新召开的政治局党代会大谈特谈。百无聊赖的雅格尔中校盯着电视机。

  发布会召开了50多分钟,在场的记者们哈欠连连。

1989年11月9日晚,直接导致柏林墙倒塌的新闻发布会现场 图片来自维基
1989年11月9日晚,直接导致柏林墙倒塌的新闻发布会现场 图片来自维基


  就在发布会将要结束的时候,意大利安莎通讯社的记者里卡尔多?埃尔曼向媒体官员君特•沙博夫斯基提问:“沙博夫斯基先生,您刚才谈到了错误,那么您是否认为,你们前几天所起草的旅游法草案,也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呢?”

  这一问题让沙博夫斯基措手不及。

  沙博夫斯基翻动着桌前的资料,寻找他应该宣读的文件,翻找了好一阵。一位助手递给他一份文件,他戴上眼镜,念到:“公民可以自由申请私人出国旅游,而无须符合任何旅行或者探亲状况的先决条件,申请将会很快得到批准。”

  在场的记者目瞪口呆。另一名西德记者大喊着追问道:“这将何时生效?是从现在开始吗?”

  沙博夫斯基一字一句、有些笨拙地说:“就我所知……现在,马上。”

  两个记者又追问到:“这也适用于西柏林吗?” 沙博夫斯基回答到:“是的,是的,都可以永久性离境。”

  随后,沙博夫斯基合上文件,离开了现场,留下一屋子错愕的记者。

  一个改变历史的夜晚

  “立即生效!”雅格尔中校惊讶地从饭桌边跳起来,感到一阵窒息,“难道他们的脑子坏掉了吗?”心急如焚的雅格尔中校扔下晚饭,赶忙奔向哨所。

  当晚各大媒体的头条都是:东德人民可以自由地离开这个国家,柏林墙上的大门打开了!

  东柏林人沸腾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来得太突然。激动的人群浩浩荡荡地向各边境站集结,要求前往西德。

  “新的规定出台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曾经整夜地哭泣过,现在终于不需要再哭了。”一名东柏林市民接受电视采访时说。

  声明发布短短20分钟之后,雅格尔中校便看到一群人向哨所涌来,有步行来的,坐电车来的,也有开车来的。人们喊着“开放边界,打开大门”,态度坚决。

  有官员让他们出示护照和签证,这群人说:“我们没有这些文件。你没有听见沙博夫斯基说的话吗?他说我们可以立即离开!”

  错乱的边防军不知是否可以使用致命武器。曾经有200多人命丧穿越柏林墙的路途。寡不敌众的边防军难以招架越来越多的人群,终于,在当晚22点45分,边防放弃了阻拦,允许人们自由出境,不需出示任何证件。

1989年11月9日,人群突破柏林墙,不少人爬上这堵见证意识形态对峙28年的墙体欢呼 图片来自德新社
1989年11月9日,人群突破柏林墙,不少人爬上这堵见证意识形态对峙28年的墙体欢呼 图片来自德新社


  顷刻间,压抑的洪水突破了柏林墙。在另一边等候多时的西德人热情欢迎,向涌入的同胞献上鲜花、香槟和水果,陌生人相互拥抱,不少酒吧提供免费啤酒,边界洋溢着欢庆的气氛,许多人爬上柏林墙欢呼。

  没有流血,没有暴力。横亘28年见证东西两德意识形态对持的柏林墙,一夜之间倒塌了。

  一个理解错误的答案

  事实上,东德政府确实有取消出行限制的计划。但并不打算在这个始料未及的时刻宣布,也并没想“放开”得那么彻底。

  事情要从1989年说起,这一年对铁幕东边的国家来说是极其动荡的一年。波兰最先发生变革,随后如多米诺骨牌般,浪潮席卷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等东欧国家。

  这一年5月,率先实行民主化的邻国匈牙利开放了与奥地利的边境,成为第一个掀开铁幕一角、允许民众向西方世界自由流动的国家。匈牙利政府宣布撤销与东德政府长达20年的协定,单方允许东德难民经匈牙利前往“他们想去的国家”。成千上万的东德人取道波兰或捷克斯洛伐克到达匈牙利,再通过奥地利,涌向西德。西德时任总理公开赞赏匈牙利为东德难民敞开大门的行为是“一个人道主义决定”。

1989年的欧洲地图,匈牙利开放与奥地利的边境后,成为第一个向西方国家开放的华约缔约国,掀开铁幕的一角 图片来自BBC网站
1989年的欧洲地图,匈牙利开放与奥地利的边境后,成为第一个向西方国家开放的华约缔约国,掀开铁幕的一角 图片来自BBC网站


  据《纽约时报》1989年11月的报道,1989年就有近17万东德人离开国家,人数占东德总人口的1%。东德对匈牙利的政策十分恼火,但对大量涌出的人流毫无办法。

  变革的力量开始敲打民主德国。越来越多的东德人走上街头抗议,要求出行自由。东德政府面临着空前的压力。

  就在发布会的前几天,东德政府决定适当放宽旅游限制,宣布了一项允许普通公民出国旅行的规定草案。在此之前,出国行是一项特权阶层独享的权利。

  但草案中限制繁多,如公民因私出国只能在国外呆30天,且要提前30天申请。而要永久出境,必须得到上级的“安全许可”,这在许多人看来几乎是不可能获得的。此外,在东德兑换外币受严格限制,且汇率极高。

  尽管这项草案对政府来说已经是开明的一步,但这对大批离境的东德人来说无关痛痒,民众对这种小规模的“开口”并不感冒。因此,意大利记者才在发布会上质问沙博夫斯基这项草案是不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一个党派官员对《纽约时报》说:“人们受不了官僚对他们的生活指指点点了,他们希望自己能决定想去哪就去哪,想啥时候走就走,想走几次就走几次。”

匈牙利开放与奥地利的边境后,大量东德难民借道到达西德 图片来自BBC网站
匈牙利开放与奥地利的边境后,大量东德难民借道逃往西德 图片来自BBC网站


  在发布会前几小时,东德执政党党首埃贡?克伦茨(Egon Krenz)点头通过了另一份新旅行法,进一步放开,居民出境可以申请签证。但克伦茨要求封锁消息,11月10日凌晨4点之后才能颁发。

  混乱之中,包括沙博夫斯基将这份规定误解为东德将“完全”开放边境。

  克伦茨闻讯沙博夫斯基意外说漏嘴,要求他通知各大媒体,收回这一新闻,等到明早4点再发。但编辑出身、受过良好新闻学教育的沙博夫斯基知道为时已晚,收回消息是不可能的。

  东德局势加速恶化。当时还在波兰访问的西德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赶忙回国,宣布了促进两德统一的“十点纲领”。1990年6月,东德政府正式拆除柏林墙。10月3日,两德最终统一。

  一个被历史审判的晚年

  无意间推动自由和平进程的沙博夫斯基,并非历史的宠儿。

  两德统一后不久,改组后的东德统一社会党将沙博夫斯基剔除出党组织。有人说,若是东德还在,沙博夫斯基是克伦茨后另一名最有潜力的党首继任者。

  1992年,沙博夫斯基重操旧业,当起了地区小报的编辑。他成为东德少数反思东德政府错误行为的官员之一,他不但深深自责,更一次次抨击苏联式的社会主义。

  但柏林墙边的血债终要有人来偿还。1997年,沙博夫斯基同其他东德官员一道,被控是射杀逃亡难民的共犯,接受柏林一家法院的审判。沙博夫斯基被判三年有期徒刑。他在沉默中接受判决,于1999年12月起服刑。2000年12月,他获得柏林市长的特赦获释,只服刑了一年。

  “我不后悔发生的一切,” 沙博夫斯基在1989年“犯错误”的那晚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这些身居要职的人应该对自己坦诚,整个体制已经不可能存活了。我曾经是那部分想改变它的人之一,但我们行动得太晚了,抗议运动带来的压力也很大。我们已没有余地进行演习。”

  (综合报道来源:凤凰大视野节目、《纽约时报》文献、《卫报》、美联社等)

  本文来源:弧度(微信公众号:hudunews)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游戏网站大全

上一篇:中央公车改革已完成 近5万公务人员压减车辆6成
下一篇:邯郸一处民房起火殃及四邻 疑与废品堆积过多有关
本站所有原创信息,未经许可请勿任意转载或复制使用
COPYRIGHT © 2015 浑源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