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文章
热门推荐

广日集团塌方式腐败 垃圾处理设施建设耽误3个月

发布时间:2015-05-07 22:23:55
广日集团塌方式腐败 垃圾处理设施建设耽误3个月

广日集团塌方式腐败 垃圾处理设施建设耽误3个月

昨日,陈建华和与会的固废公咨委委员交流。南都记者 高贵彬 摄

南都讯 昨日上午,广州市城市废弃物处理公众咨询监督委员会(简称固废公咨委)在广州市政府召开座谈会。

“广日集团出了问题,对广州垃圾处理,尤其是处理设施建设进度是否有影响?”会上,固废公咨委委员李海滨问。

广州市城管委主任危伟汉回应,广日集团系列腐败案对垃圾处理设施建设进度的影响大概有3个月,现在工作进度已赶回来了,“在垃圾处理费上给了我们警醒,今后对他们的成本核算将更加严格”。

近段时间,广州市政协原副主席、广日集团原董事长潘胜燊及广日集团3名副总经理白文、林峰、胡梓实先后落马,案情均与垃圾焚烧、垃圾填埋等有关。广州市纪委形容该集团发生了“塌方式腐败”。

广州市市长陈建华出席了座谈会。他在讲话中多次提到广日集团腐败案,针对有委员对处理设施建设进度缺乏信心,他说:“广日集团腐败案影响100天左右,也就是三个半月,对设施建设的影响不会太大。广州两千多年的历史,不差这三个半月。”

陈建华还引用诗句称:“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要稳步推进(处理设施建设)工作,不要受影响。”

释疑

垃圾分类后垃圾为何增长更快?

去年广州日产垃圾2.26万吨!昨日危伟汉通报的这一数据引起了罗建明委员的关注。“三年前的日产垃圾是1.8万吨,去年却是2.26万吨,增长是不是太快了?”罗建明问。

危伟汉回应,去年上半年的垃圾没有那么多,增量主要产生在下半年灭蚊时,把卫生死角全部清理了,清理出了一些“隐藏”的垃圾。

“把一些积了很久的垃圾扫出来,一天就是几千吨,这是好事。”陈建华表示,“大扫除”之后,广州保洁标准也有所提高,会比以前扫出更多垃圾,“不过,我们的人均垃圾量不算高,大概1.4公斤/日,而且还是加上了流动人口,这样的数据还是可以的。”

现场

陈建华指导大家站位合影

会议结束,陈建华邀请所有固废公咨委委员合影留念。他还特别邀请了媒体记者一同拍照。

当大家站好队拍了一组后,陈建华突然向前走出两步,面对大家:“让我来看看,大家有没有站好。大家都错肩站好。”在调整了个别人的站位后,他调侃道,“照片拍得好要靠细节。”气氛更活跃了。

“垃圾分类也要靠细节。”很快,他话锋一转,说:“分类投放要把每个细节做好。(垃圾分类做得好的)街道的经验都在细节,把细节做好,垃圾分类一定能做好。”

垃圾分类今年推“广州经验”

陈建华称要有自己的经验,别人的经验可能水土不服

昨日会上,陈建华点名表扬垃圾分类的“西村模式”,并表示现在不是向台北、日本学习的时候,而要总结出垃圾分类“广州经验”,在今年7月10日向全市推广。

居民分了类的垃圾能否做到分类收运?一直是民众关心的焦点。“(市城管委)在分类收集和运输上取得了可喜的进展。”陈建华昨日表示,“关于分类收运,全社会、媒体和公咨委的意见比较集中,都认为这个问题可以逐步解决,而且会越来越好。只要政府投入大了,车辆多了,也就能解决了。”

2012年广州启动新一轮垃圾分类以来,出现了许多本地模式。昨日的座谈会上,陈建华表扬并推荐荔湾区“西村模式”。西村街在墙上设置挂墙式的有害垃圾收集桶,既回收了有害垃圾,还是非常好的宣传,陈建华称很有创意。

陈建华说,广州垃圾分类推进到这个时候,不能再去台北、日本、杭州、纽约学习,“别人的经验可能水土不服,我们要有自己的经验”。

陈建华要求,在全市每个区都找找“西村街”,把这些经验汇总起来,然后全市推广。从2012年开始,广州每年都会召开垃圾分类处理动员大会,部署当年的垃圾分类工作。“今年7月10日的大会,我们就推自己的经验、本土的经验。一个街一个街地推,一个街一个街地验收。”

焦点

“定时定点”推广近一年效果如何?

去年7月10日,广州开始在全市推广“定时定点”分类投放模式。推广近一年,效果如何?昨日,郭艳华委员介绍,固废公咨委的调研显示,“定时定点”比较符合广州的实际,要坚定不移地推进。但“定时定点”推行后也存在七大问题,包括垃圾费收费率下滑、参与率和准确率较低、个别物管公司不配合、操作规程落实不力等问题。

广州市城管委主任危伟汉表示,“定时定点”要结合部分街区的具体实际来完善,对新入住物业小区,从居民入住开始就实行“定时定点”,一步到位。同时,将建立责任倒逼机制,倒逼社区、物管及居民做好分类投放和收集,“对不落实源头分类投放、收集的社区或物管,实行有条件拒收和拒运”。

垃圾费上门收为何改为随水费收?

广州市垃圾费收取方式拟由“上门收取”改为“随水费一同征收”,市城管委正在就此征求公众意见。这一政策变动也成为昨日座谈会的讨论焦点,数位公咨委委员在发言中力挺“随水征收”,认为收费效率会更高。不过,罗建明委员(网名“巴索风云”)希望政府公开垃圾处理全流程成本。

危伟汉表示,现在的垃圾费没有一个收费系统,还是依靠环卫工人边清扫边上门收取。如果重新建立一套垃圾费的收费系统,成本和效率都是问题。

陈建华表示,还需研究垃圾费收取标准,“1994年制定的标准现在怎么样了?1994年15元能买3个很好吃的盒饭,现在只能买1个了。这些都要公众参与,公咨委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火烧岗填埋场什么时候可以封场?

“2012年说南沙大岗焚烧厂2014年底完工,今天又说2017年完工?”

“我了解到,南沙区、番禺区在大岗焚烧厂建设上推诿扯皮。”

座谈会上,林泰松委员对垃圾处理设施建设进度“很没信心”,并直言大岗焚烧厂进展缓慢使得火烧岗填埋场封场“遥遥无期”。

陈建华回应,火烧岗填埋场关闭有三个前提条件———一是大岗焚烧厂的焚烧量要跟上,考虑到自贸区将在南沙落地,因此二期工程很快就要上马;二是做好垃圾分类,使番禺区的垃圾减量;三是分出厨余垃圾,建设厨余垃圾处理厂。目前番禺南沙两区都很积极,但焚烧厂建设会面临许多难题。

本站所有原创信息,未经许可请勿任意转载或复制使用
COPYRIGHT © 2015 浑源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