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文章
热门推荐

盘点贪官众生相-在事迹败露前为全家办好绿卡

发布时间:2015-04-18 15:35:59
盘点贪官众生相:在事迹败露前为全家办好绿卡

  “贪婪跋扈”的马超群

  2014年11月12日,据河北省纪检机关透露,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正在接受调查。有关机关在马超群家中搜出现金上亿元,黄金37公斤,在北京和秦皇岛等地房产手续68套,贪腐程度令人触目惊心。据当地一些干部群众反映,马超群作为当地供水公司领导,相当“贪婪跋扈”。他在当地人中的口碑“挺坏”,名声较差。“谁的钱他都要收,哪儿的钱都敢要。”一位熟悉马超群的当地干部反映,“不给钱就不给你通水,给钱少了就给你断水。”这位干部称,马超群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和资源疯狂敛财,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门要通水管,他都要伸手收钱。

  “动物园巨贪”肖绍祥

  肖绍祥是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北京市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2014年7月因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北京市检二分院提起公诉。公诉机关指控,肖绍祥利用担任北京动物园副园长、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的便利,在主管动物园基建、110千伏输变电站拆迁、草库拆迁、北京动物园兽舍改造、陶然亭公园玉虹桥改建及休息游廊工程项目中,采取侵吞工程款及拆迁款、虚开发票等手段,贪污1400余万元。而在案发前,其还有800余万元钱款无法说明具体合法来源。

  “工程硕鼠”戴兵

  戴兵系重庆市永川区建设工程管理中心原主任、招投标办原主任。 2013年,相关部门在侦查其他案件时,掌握其受贿信息,戴兵随即被采取强制措施。逢年过节,工程包工老板们要向戴兵奉上3000元至1万元红包。戴兵生日更是这些老板们不敢怠慢的日子,礼金在1万元到几万元。此外,戴兵每次向包工老板们中标工程提供“帮助”后,包工老板们都要一次性给好处费1万元至70万元。从2006年至2013年,戴兵在先后担任永川区建设工程管理中心主任、区招投标办主任、区建委勘察设计科负责人等职务期间,为数十家建筑单位、个人在中标承接工程、承接转让中标工程、补办直接发包手续、办理工程竣工备案手续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收受贿款达1060.9万元。戴兵最常收受贿金的地方竟是在自己的办公室,此外,戴兵还喜欢到老板们的办公室收取红包。

  “官小背景大”的关建军

  关建军系山西省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原大队长,2012年1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从1999年开始,关建军伙同他人开设赌场,通过向参赌人员抽头、向欠债赌徒讨债、向赌徒放高利贷,从中获得巨额非法利润。关氏兄弟还开办了多家娱乐场所,不仅将开设赌场非法所得的黑钱“漂白”,还长期容留卖淫嫖娼及吸食毒品人员。此外,关氏兄弟还染指了更加有利可图的煤炭行业。2009年4月29日,关建军的弟弟直接指挥二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对一家石化公司进行打砸,造成多人轻伤以及60多万元的财产损失。

  专案组最终抓捕这个黑社会性质的团伙成员56名,查证违法犯罪案件46起,冻结资金2.594亿元;查封该组织在北京等地的房产27套,价值1亿多元;扣押他们乘坐的30多辆顶级豪华车,以及大量的金条、银锭、玉器等奢侈品。

  “土地奶奶”罗亚平

  罗亚平系辽宁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原局长,2011年11月,被依法执行死刑。案发前,她在顺城分局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使用征地款、动迁补偿款就像使用自己的钱一样随便。由于握有“黄金地段”土地征用和审批权,于是,大量土地出让金都被装进了罗亚平腰包。其中,截留的最大一笔征地款多达800万元。

  从2005年开始,被罗亚平侵害利益最多的开发商不断举报罗亚平在征收和使用土地过程中的腐败情节,直至2007年4月,抚顺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因腐败被“双规”,在交代问题时牵涉到了罗亚平。罗亚平怕问题败露,提出用600万元“摆平”,这才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最终挖出了这个“土地奶奶”—— 累计贪污受贿3000余万元,另有3000余万元的财产无法说明来源。

  “鼠戏牛栏”的李华波

  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李华波,从2006年开始,伙同县农村信用联社城区分社主任徐德堂一起私刻公章,逃避财政部门划拨专项资金审批手续,分十余次从财政局设在信用联社城区分社的专用账户中窃取共9400万元基本建设专户资金,并到澳门赌博,其间竟无人察觉。2011年2月11日中午,李华波在成功外逃后,主动打电话给县财政局党组副书记程四喜,至此,一件轰动全国的大案才浮出水面。李华波在逃离前进行过精心策划,早早就规划好了退路,给全家人申请了新加坡绿卡,然后在事情没败露前就跑掉了。

  “红顶官商”郝鹏俊

  郝鹏俊系原山西省蒲县煤炭局党总支书记,历任蒲县地矿局局长、煤炭局局长,2010年4月15日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2000年,时任地矿局局长的郝鹏俊开始经营蒲县成南岭煤矿。在他的“关照”下,煤矿迅速“做大”,由一个几十万元投资的窑口子,发展成总资产5200余万元的大煤矿。2008年2月到8月,成南岭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到期,县有关部门下达《停止生产通知书》后,仍继续非法组织生产。其间,已于2006年改任煤炭局党总支书记的郝鹏俊还亲自安排该矿越界开采,在一些采区甚至进入村庄之下采煤,给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严重隐患。这还不算,郝鹏俊还将手里的公权力“私用”到一个新“高度”。2003年5月,郝鹏俊借部分煤矿安装瓦斯监控设备之机,指使他人购得13万元矿用监控电缆,供成南岭煤矿使用,此笔款项经其签字后,一直由煤炭局垫付。除此之外,他还涉嫌逃税、贪污等多项罪名。专案组在郝鹏俊家查获的3.05亿元违规违纪资金中,仅北京、海南等地35套房产的合同房价款就达1.7亿元;此外,还有郝鹏俊本人及其亲属的存款1.27亿元。

  “宁当小官不当大官”的巨贪曹鉴燎

  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在新城开发、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涉案金额高达近3亿元,最终于2014年7月被“双开”,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拥有高级经济师资格的曹鉴燎始终不忘“按经济规律办事”,甚至为此三番五次拒绝组织提拔。在沙河镇任党委书记、镇长期间,有关部门几次想调他上天河区,曹鉴燎表示“不愿意”。因为在广州市规划开发珠江新城的过程中,镇一级干部有很大自主权,可以通过协议转让方式灵活出让村集体土地,曹鉴燎不愿因提拔调动失去敛财机会。在不少干部群众眼中,曹鉴燎是“影子地主”。此外,为拉拢关系、扩大腐败产业链,曹鉴燎不惜给其他部门的实权官员送“项目”,给下属送钱,以拉更多人“下水”。

本站所有原创信息,未经许可请勿任意转载或复制使用
COPYRIGHT © 2015 浑源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